在創世紀上帝造女人的故事中,作者先讓上帝說明他造女人的目的:「人單獨不好,我要給他造個與他相稱的助手」。然後作者又以人自己的感受,證實上帝的決定是正確和必要的;亞當檢閱了所有可能當人類助手的動物,「但他沒有找著一個與自己相稱的助手」(二18等)。

意國有一位法律哲學教授曾說:「如果有所謂自然法的話,最明顯的一條就是男女之結合」。然而從生殖細胞受精後染色體之數目的確定,到生命之結束,為能在陰陽互動的關係中確定自己的角色,並使性別之刺激和牽引功能發揮建設作用,完成圓滿的人格,人卻須不停地摸索和調適。

在人類思想發展史上,很早就有許多人嚮往清高生活,逃避性別之挑戰。尤里彼蒂一篇悲劇的主角依波里杜斯小王子,崇拜代表清高理想的玉女月神,輕視色情或愛情女神,因後者之報復而喪生。老僕人曾警告他說:「小伙子,你該尊重宗教」,即是尊重代表自然界各種力量的每個神明;每種自然力量都該得到一個合理的安頓。保祿說:「為了避免淫亂,男人當各有自己的妻子,女人當各有自己的丈夫」(格前七2)。

社會之組織方式及主流價值觀,是針對大多數所謂「正常人」之需要慢慢形成的;無論在那方面有點異常的人,為適應這種情況都比較吃力。這是自然情勢;雖然靠理性和修養可以減少異常者所承受的不合理壓力,但恐怕永遠達不到完全「平等」的局面。健全兒童排斥或戲弄殘障兒童,幾乎是出於本能。為改善這種局勢,雙方都須自我約束。為了自己的利益,異常者更該看清自己的處境,自求多福,不可只寄望於他人的同情和遷就。

由於生理或心理因素,有些人確實不適合婚姻生活。但在另一方面,沒有任何人像設計精確的機器零件,不必努力調適,便與異性和子女等配合得天衣無縫。為了自己的幸福,每人都須努力自我調整;否則不只自己生活不順,也極易害到他人。擾亂他人的生活軌道是罪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那裡沒有坦牆,財產必被搶掠;那裡沒有妻子,人就要漂泊嗟嘆……誰也不相信一個沒有家室,一到晚上便到處尋找居所的人」(德三十六27)。你若不肯向社會的主流價值觀低頭,難免被擠到社會的邊緣。

這些人為能得到歸屬感和成就感,最好是加入天主教那類的修會組織。團體對社會的貢獻也是你的貢獻,縱然在這團體中你的角色只是個看門的。這樣你容易給自己定位,也容易被大社會接納。當然這也要求個體適應團體之組織和運作方式,受相當的訓練。而且這些組織在人選方面相當挑剔,身心原來不健全的難得其門而入。有的修會之創始人是寡婦,現在寡婦要想加入,則須有特別許可。天主教這些組織的業務本位主義意識很重。

在古代農業社會,子女的婚事多是由父母決定,結婚年齡較早,曠男怨女人數較少。「叫你的女兒出嫁,你算是做了一件大事」(德七27)。但在台灣目前的社會,未能適當安頓感情生活的人數,包括離婚的,已經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。這是社會上犯罪事件的主要根源之一,無論是吸毒的或偷搶的。中小學老師都知道,問題學生大部分是來自問題家庭。

上述情況之形成,除了國人的道德意識或責任感原來就很虛弱,又貪求物質享受外,主要是因為女性獨自謀生的能力提高了,不再重視感情。女性教育程度的提高,也使她更會挑剔計較。有的女性因見父母或親友的婚姻不睦而不敢結婚;有的為了提高社會地位或謀生能力而錯過了結婚機會。但是事業和金錢的成就,無法填滿感情上的空虛。女性事業上的成就,多次須賠上夫妻及她與子女之間的感情。

人生本身就是不停的冒險和選擇。假如人不必吃喝,人生壓力至少可減輕四分之三;但那是幻想。若你不願面對吃喝問題,結果佔不到便宜。人的感情需要雖然不像吃喝那樣迫切,但對人生幸福之影響可能更深。現代追逐眼前物質享受的社會風氣,固然不利於深厚誠摯的感情,但事實上有許多心理健全的男女,仍然是忠誠耿直之愛情的信徒。因噎廢食不是合理的抉擇。

「一切都是成雙而相稱的,他(上帝)所造的圓滿無缺。物各有所長,互成其美」(德四十二24)。成熟的愛情是關切和奉獻,並在自我付出中完成自己的人格。夫妻彼此及子女對父母,都有教育功能。沒有這些累贅的人,固然生活壓力較小,但也容易養成各種怪癖。連度團體生活的神父修女,及和尚尼姑,也不易克服這層人格弱點。沒有子女的夫妻,似乎也比較挑剔,不易遷就他人。(註:此文於民國82731日在台灣新聞報西子灣副刊發表,為《聖經今看》第217篇。)

(作者:劉俊餘)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反抗者

liuju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