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教革命是近代革命的第一炮,至今仍在發揮骨牌效果。與我國改朝換代式的革命相比,近代西式革命的特色是思想領導行動,要推翻的是原來的社會結構和運作方式,而不只是某些人的權勢。

革命製造的人命及財物破壞是大家都知道的,不必多言。但最值得注意的是,革命並不能實現紙上作業時所標示的理想目標。法國大革命結束為拿破崙的復辟;這個世紀馬克斯派革命佔領的社會,已經紛紛向資本主義靠攏。為革命所付的代價值得嗎?

按耶穌的「預言」,人類在走向理想社會的途中,流血衝突似乎不能避免:「將有許多人假冒我的名字來說:「我就是默西亞(救世者);他們要欺騙許多人。你們要聽到戰爭和戰爭的風聲、小心,不要驚慌!因為這是必須發生的,但還不是結局,因為民族要起來攻擊民族,國家要起來攻擊國家……」(瑪二十四5等)。

預言不等於祝望。耶穌曾說他那時代的暴力恐怖份子是「賊和強盜」(若十 8)。他又說:「凡持劍的,必死在劍下」(瑪二十六52)。他不希望信徒加入流血鬥爭的行列:「那時在猶太的,該逃往山中;在屋頂上的,不要下來,從自己的屋裡取什麼東西……在那些日子內,懷孕的和哺乳的是有禍(不幸)的。你們當祈禱,不要叫你們的逃遁遇到冬天或安息日」(瑪二十四16)。

流血鬥爭不能絕對避免。但是何時爆發,及場面大小,卻沒有定數:「那些時日如不縮短,凡有血肉的都不會得救(活命);但因了那些被選的,那些時日必將縮短」(二十四22)。按希臘原文,「因了」(dia)也可懂為表示目的之「為了」。但是衝突何時爆發,既然信徒能有影響(上面說的「祈禱」),按效能關係去懂可能更為合理。信徒不設法化解衝突是失職,不是被選的。

怎樣使某些流血衝突不致爆發,萬一爆發場面不致太大,時間不致太久;或者使既發生的革命起正面作用,而不只是下一波革命的辯證過程呢?這一切都靠自我溝通(祈禱),及人際溝通,以及因而產生的細碎協調。

在人的身體結構中,頭是支配全身活力的總機關。為能發揮良好功能,頭與身體的其餘部分,該有順暢的雙向溝通;頭不可只下達命令,也得收取由其他部分傳來的資訊,並隨時修正命令,社會之運作該完全一樣。

政治及教會當局該知道並重視大眾的感受。為此,德政的第一個要件,是讓大眾自由反映他們的感受和願望。以高壓手段使大家沈默,或只加強單向溝通,逼迫大眾背誦領袖語錄或宗教教條,不足以化解不滿情緒,久之必產生消極抵抗,連官方合理的措施或主張也不再產生積極的回應,同時也等於積累不滿情緒可能爆炸時之威力。

但是為使思想和言論自由發揮美滿效果,不能只靠當局贈讓,每人都有責任積極爭取並運用。這是說,每人該培養獨立的批判能力,並設法影響社會動向。耶穌說:「假善人哪!你們知道觀察地上及天上的氣象,怎麼不能觀察這個時機呢?你們為什麼不能由自己辨別正義的事呢?」(路十二56)他對觀望派說:「我可把這一代比作什麼呢?它像坐在大街上的兒童,向其他的孩子喊叫說:我們給你們吹了笛,你們卻不跳舞;我們唱了哀歌,你們卻不捶胸」(瑪十一16)。

對社會結構及運作方式之細碎改善,在野的先知先覺者是極重要的一環。所謂在野的,最好懂為精神和心情的在野。既然按聖經思想,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,大家都是自由人而非奴隸,就不該把自己無條件地賣給任何組織,當個完全被動的齒輪。一個國民黨員批評黨內不合理的地方,是對黨忠誠;而只會歌功頌德,一味粉飾黨的弊端,卻是破壞黨的前途,與故意醜化黨之形像的作用一樣。

只有一兩個先知吶喊,唱獨腳戲,大眾不響應支援,也起不了什麼作用。支援先知的方式很多,只在你要不要為大家的問題出點心力。耶穌說:「誰接待一位先知,因為他是先知,將領受先知的賞報……誰若只給這些小子中的一個,一杯涼水喝,因他是門徒,我實在告訴你們,他決失不了他的賞報」(瑪十41)。選舉時投票,也是運用思想自由和支援先知的方法。但是如果你支持一個喜用暴力的假先知,當然你也得在上帝面前分擔他的罪過。

多動嘴,可以減少動武之需要。動嘴並不必有多少學問。負擔太重時,你沒有感覺嗎?一個主張或學說你究竟是懂或不懂,以及你是否真的心服口服,你自己不知道嗎?為什麼不說出來?你說出來我也說出來,方有希望使當局考慮必要的調整,使當局不能裝看不到問題,自欺欺人。觀望派是偽君子,是不負責任的假善人。(註:此文於民國82417日在台灣新聞報西子灣副刊發表,為《聖經今看》第202篇。)

(作者:劉俊餘)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反抗者

liuju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