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02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在法國的存在主義哲學家中,名氣最大的是沙特和卡繆。他們原是朋友,最後因為立場不同而分道揚鑣。這事件正好說明,存在哲學只有一個共同支持的見解,即個體該對人生作清醒的抉擇,人的命運是操在自己的手裡。至於該選擇怎樣的生活態度,則言人人殊。

他們公開絕交是在一九五一年,卡繆發表《反抗者》之後。在沙特主編的《時代雜誌》上出現了一篇書評,執筆人是沙特的得意門生張松,批評卡繆「不懂歷史現實,並立意不顧歷史,因而在給反動勢力撐腰」。在以後你來我往的爭論中,焦點集中於這個問題:為了正當目的,是否可不擇手段。

文章標籤

liuju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在沙特的心理結構中,因了缺少父權意識,使他三十年之久感到彷徨不安,像個孤魂野鬼,無處安身。當他發現自己的生命一直是受著聖神(聖靈)的支配,在完成一項拯救人類的使命後,因了一時興奮,急於促成理想社會,他又曾一度支持革命哲學,為暴力效勞。

文章標籤

liuju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